十大垃圾食品,【说谍】抗战时期闻名刺杀案-军统奸细施行‘金陵毒酒案’始末,今日限行尾号

​“金陵毒酒案”,1939年6月10日发作在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也是其时日本驻汪伪政府所谓的“大使馆”,但民国政府终未供认,只认其为总领事馆)的这起重大作业,导致包含日军高层及汪伪政要在内的多人中毒,两名日本交际官不治身亡,在其时确实是震动中外的一件大案。由于此案乃军统一手隐秘策划,过后军统也未予张扬。

此案最大问题是缺少国民党方面军统中心资料,即军统对此作业的官方记载。我国榜首历史档案馆里最缺少的也是军统的文件(因事涉中心秘要,此类文件在南京解放前均被国民党悉数运走,简直片纸不留)。

2009南京市政府颁布感动南京人物留念册封面

2009年12月,南京市人民政府盛大赞誉“30位为我国建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豪模范人物”, “詹氏兄弟”赫然在册,与邓中夏、邓演达、史量才、刘伯承同等列一册, 排第30位。 “詹氏兄弟” 的劳绩,便是直接参与了“金陵毒酒案”

留念奖章及名册

“金陵毒酒案”举动者皆是军统成员,即尚振声、詹长炳、詹长麟兄弟、潘崇声,王高科等人。

居中者为教育家马元方

​尚振声时为军统南京区少将副区长,是该案的策划、安排和指挥者,惋惜1942年即被汪伪间谍安排隐秘处决。有关他的资料多在台湾,大陆留存甚少,在我国大陆关于该案的大大都书报刊记载中,他的姓名也鲜被提及。而尚振声与毒酒案的联络,则有一位旁证,即时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委员(1939年末任主任委员,系江苏省党部一把手)兼省教育厅长的马元放。马曾因合作军统刺杀汪精卫案被叛徒出卖,遭汪伪(劫持)拘捕并长时刻拘禁,一度与尚振声同押于上海极司非尔路76号汪伪奸细总部。马于1952年逝世,但其文字在其时国民党的党报、党刊上多有记载,其间便有许多触及尚振声及毒酒案。

尚振声(1903-1942),河南省罗山县人,国民党军统少将,抗日勇士,结业于河南留美预备书院(国立河南大学前身),后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承受干部练习,供职军事委员会。

尚振声

1936年任军统局河南站副站长,后升为站长。抗战前夕,调为南京区副区长。南京沦亡后,尚振声埋伏于南京,从事奸细活动。

1939年策划金陵毒酒案。

1940年遭叛徒出卖而被捕,后诈降,私自架起电台与军统局长戴笠取得联络,升任军统南京区区长,私自策划汪伪榜首方面军第七旅军官横竖,预备于放哨时围住汪宅,刺杀汪精卫。因事机不密,再次被捕,受严刑拷打,但终不屈从。

1942年1月8日被日寇杀戮于上海,年39岁。

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该馆坐落南京鼓楼邻近(现北京西路1号)。日本自1873年与我国建交后至1935年,一向以上海为对华交际基地,前后43位公使均常驻上海。

南京沦亡时期,鼓楼所谓‘日本大使馆’

​1935年5月17日,日本将设在鼓楼邻近的驻华公使馆升格为大使馆,至“七七事故”前,来华担任暂时署理大使或特命全权大使的共有崛内干城、有吉明、若杉要和川越茂四人,他们都常驻上海。“狐妖小红娘之尘雅缘七七事故”后日本大使馆吊销。

1937年12月,日军占据南京后,日本将本来设在中正街(今白下路)的总领事馆,搬家至大使馆旧址作业。

1940年,汪伪国民政府建立后,日本在鼓楼旧址康复建立大使馆,门牌上书“大日本帝国大使馆”。与此同时,将总领事馆迁至中山路。汪伪期间,日本派出的所谓特命全权大使有阿部信行、本多熊太郎等人。但此“大使馆”,并不为我国政府承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认。但此中改变,使得日本总领事馆与大使馆混杂,在此厘清。

1932年,王高科进入日本公使馆。王1916年生于南京,曾在使馆差人佐藤基家打杂帮工,后经佐藤基介绍到使馆作业室当差,首要从事房间打扫、斟茶、收发函件、投递手刺等杂役。一年后,复兴社间谍处(即蓝衣社,军统前身)奸细、国民党首都差人厅的黄泗清盯上了他。据王回想,黄屡次劝导他,说“死心塌地为日人作业便是奸细,为日子所迫而不忘救国仍是爱国青年”,所以他“毫不勉强”地参与了军统,从此使用作业和略懂日语之便,为军统收集日伪情报,随时向黄陈述。

王高科晚年证件照

​王生前亲笔回想这段作业时有如下描绘(原件无标点):

“在这期间,日本人的来信咱们收下分发下去,墨痕黄宗泽对我国来的信就留下送交私拆查看。记住他们(指复兴社)在双龙巷住着人,咱们发信到双龙巷邮局先把(它们)送去摄影,然后再发挂号信取收条回来。”

1934年4月,公使馆缺一杂役,王高科便将詹长麟介绍进去。王、詹两家均以织缎子为生,住处也接近,因而常有交游。詹长麟明星相片是詹家老二,长相俊朗,身段适中,据称曾从戎参与过“一.二八”淞沪抗战,休战期间因母亲患病获准回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乡探视未归,已婚,正搁置家中。詹先后被使馆书记官宫下和总领事须磨弥吉郎面试,被顺畅选用,在厨房帮做西餐,兼做庶务。

其时,日本使馆选用杂役有4条规范:

一,不理解日文,以防泄密。

二,家居南京且有直系亲属同住,以便操控。

三,忠诚老实,四肢勤快。

四,相貌端正。

军统奸细詹长麟

王高科介绍詹进日公使馆明显还有深意,据詹长麟生前回想,他到使馆才“干了十天半个月”,就有人到家中找他。此人将他约至邻近的鼓楼旅社二楼一个空房间,具体问起他的作业和酬劳状况,并令他吃惊地说起他从前参与淞沪抗战并因母亲患病被88师黄永淮团长特准回家探视的阅历。

詹长麟生前的口述是这样表达的:

“之后这个人又对我讲江湖双响炮了许多国家局势和爱国道理,并又问我,为什么有人介绍你到日本领事馆当家丁?我说不知道。他对我慎重地说,意图便是要你收集和探听日本人的情报,为国家效力。他后来说,自己叫赵世瑞,是首都差人厅特警科外事组组长。说完他撩起长衫,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枪。他说他把特别举动隐秘告诉了我,问我何去何从,自己要好好挑选,并对我说,要么当一名抗日的我国人,参与咱们的安排蓝衣社(复兴社的别称,因成员着蓝色制服而得名),收集日本人的情报,监督日本人的举动,为国家为民族效力;要么用这把手枪在这间房间里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到这个时分才理解了作业的本相。我其时认为有这样报国的时机,没有理由回绝,就立誓参与,从此成了‘蓝衣社’的卧底。我化名袁露,代号65号,每月安排给我十块银元,其时一百斤一袋的洋面粉只卖三块银元。”

赵世瑞,1935年晋少将,最终任职舟山补给司令

詹干活利索四肢勤快,深得宫下书记官等人的信赖,便开端使用各种时机收集和传递日伪情报,乃至连自己的妻子也参与进来。他后来回想说:

“通过安排赞同,我将身份告诉了妻子。在日本领事馆收集的一些情报,或者是誊写的一些东西有时分就交给她。她把这些整理好的资料藏在堂屋墙面的关公画像后,每天都有奸细人员来取。这些奸细人员戴着一顶弁冕和一副大墨眼镜,穿戴长衫,从我家前胸头门进来,取了东西后,又从后门离去。安排还教我怎样去用明矾写字誊写东西。这一张白纸,假如你用明矾去写,外表看不出来,假如把它放在水里头,就会印出来。”

但他和王高科之间其时并无作业联络,各司其职。1936年2月,詹又将自己的哥哥詹长炳介绍进来。不久,哥哥也参与了复兴社。这段时刻,南京发作多起奸细被捕的作业,日本人开端置疑内部有奸细,但又查无实据,便将作业室的3位差役通通解雇,其间包含王高科。首要在厨房当差的詹氏兄弟得以持续留任,且由于作业室缺人,詹长炳补入当差,取得触摸公函、函件的时机。

1937年“七.七事故”当月,军统河南情报站副站长尚振声受命调任预备复兴社间谍处南京区,任预备处长,下一任副区长。南京沦亡前,南京区区长钱新民率部分人员撤至江北六合县,城内詹氏兄弟等一批地下奸细由尚振声领导。王高科也被尚留在南京,尚让他开个烟酒杂货铺作保护,实践身份是军统的地下“交通情报员”。

1939年初夏,军统(1938年正式建立)南京区得悉,日本外务省次长清水留三郎及侍从三重等将于6月9日到访南京。由所以南京沦亡后到访的日本最高级别交际官,时任南京总领事的堀公一决议于6月10日晚盛大设宴款待,并邀驻宁日军领袖及伪“维新政府”政要奉陪,地址就在总领事馆府内。

关东军最终一任司令山田乙三

​获邀人员阵容强大,简直包含南京日伪全部军政要员。日方有:“华中差遣军”司令山田乙三中将,参谋长吉本贞一少将,副参谋长铃木宗作少将,军报导部长谷荻那华雄大佐,间谍机关本部部长兼伪“维新政府”最高参谋原田熊吉少将,以及岩松中将、鸟本少将、谷田大佐、高桥大佐、三浦大佐、泽天水兵大佐、三国大佐、秋山大佐、公正中佐、田中中佐等。中方有:伪“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立法院长温宗尧,内政部长陈群,绥靖部长任援道,交通部长江洪杰,司法行政部长胡艿泰,教育部长顾澄,交际部长廉隅,实业部长王子惠,财政部次长严家炽,伪南京市市长高冠武等。宴会拟由总领事堀公一、领事内田,副领事有久等掌管。

下一任第11方面军司令官吉本贞一

​1939年6月8日,酒会请柬宣布,詹氏兄弟悉数把握名单,时刻并向上级陈述。军统决议红人红人使用这次宴会实施毒杀举动,给气焰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放肆的日伪以严厉打击。南京区建立由尚振声任组长的举动小组,钱新民遥控指挥。尚星夜策划安排,商定政治助理书记卜玉林担任联络,情报助理书记李再生和刘益谦担任撤离事宜,交通组长赵希贤担任撤离东西,管帐主任安少如担任挑选毒药,并指令詹长麟履行最困难也是最风险的使命,投毒,并做好与日伪玉石俱焚的预备,詹长炳予以合作。参与具体作业的还有潘崇声(詹家妹夫)、王高科等。詹长炳参与相关会议后向弟弟传达了举动使命,詹长麟慎重承受。

潘崇声

军统通过方案,决议将毒下在酒里。日本人爱喝酒,到我国后尤爱喝绍兴老酒。其时南京中华路119号有一家“老万全酒家”,是绍兴人章桂生开的老字号酒店,在全国多个城市有分号,名望很大,生意兴隆,日本人常来该店买酒。但日本人对“进口”的东西高度警觉,每次买酒都有差人监督,并当场开坛,将酒灌入酒瓶。日军攻击南京前,章家将酒店封闭,举家外逃。不到两年后,章家回到南京,占地4亩共60多胸毛之歌间房子的酒店已满目疮痍,幸亏埋在地窖里的100多坛绍兴陈酒未被发现。从头倒闭后,南京市道惨淡,生意大不如前,但日本总领事馆闻讯仍常来收购,军统便挑选在该酒店的绍兴老酒中下毒,酒店老板当然蒙在鼓里。

9日下午,毒药由军统奸细、詹氏兄弟的妹夫潘崇声取回并交给詹长炳。詹当晚将毒药带回家中交给弟弟。詹长麟记住药是白色粉末,小小药瓶外有“USA”字样,后来判别是氰化钾。10日下午,领事馆公然着人从“老万全”收购老酒回来。詹长麟后来说:

“当天下午四点钟就(把药)倒在一温桶里,便是温黄酒的瓶子里边,然后倒了一点点黄酒摇了摇,摇匀了往后,放好,放在了一个过道的柜子底下,不太引人注意的当地。临开席之前,我把这瓶毒酒倒在一个大瓶子里边。为了避免那些佣人们顺手乱拿。我最怕下人们自己去拿酒,这些酒吃了就不得了,所以有必要把酒藏好,放在柜子的最里边。开席之前,我把酒端上去了。端上去时仍是有些忧虑,由所以好几桌嘛,怕不匀,不能让他们自己倒,我福人楼珠宝一个一个给他们倒好。”

时伪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当日被毒昏倒

​10日是星期天。当晚,日军大都k9612喽罗因故未到,而“维新政府”的政要们却简直悉数到会。宴会七点开端,总领事堀公一简略致辞,对清水“莅临观察”表明欢迎,又款待咱们碰杯为“天皇万岁”干杯。随后便觥筹交错,杯盘叮当,现场敬酒一再,热火朝天。玉食满台,美酒方酣,詹长麟亲手为各桌倒下的毒酒开端收效。只听席间忽有人惊呼:“欠好,酒里有毒!”,呼叫者随即倒下。宴席上的人简直都呈现中毒症状,或吐逆不止,或倒地不起,有的踉踉跄跄跑到走廊,又跌倒在地。领事馆书记官宫下及领馆管帐船山口吐白沫下跌椅下,“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立法院长温宗尧等也已人事不省,现场效劳的仆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人杂役个个呆若木鸡,领事馆单个还能说话的官员匆促报警呼救。

时伪政府“立法院长”温宗尧,当日被毒昏倒

总领事馆一片慌张,大批日伪军警敏捷参与,救助车辆吼叫而至,警笛声尖利尖锐,日伪较为信赖的南京同仁会医院医师紧迫施救,翻肠洗胃,竭尽全力。当夜付立志,宫下和船山不治身亡,部分奸细领袖直到次日仍昏倒不醒。南京日伪当局不知所措,日本朝野也为之震动,至11日晚日刚才于南京和东京别离发布音讯,并称逮车虫小宋电视剧全集捕一人。

过后詹氏兄弟得知只毒死总领馆两个小官(这两人与詹氏每日共处,平常联络还不错),深感惋惜,怜惜毒药所配过少,不然南京“维新政府”恐怕会当即瘫痪。

《中央日报》6月12日报导

《申报》6月13日谈论

《盛京时报》6月12日报导

《中央日报》6月15日报导

事发当夜,日本人首要想到“老万全酒家”,互不相师当即把老板章桂生及掌握系统配酒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师、账房等抓来严审。扫除他们“作案”嫌疑后,又调集领事馆中方雇员,这才发现詹氏兄弟早已不知所踪,不由大怒。日本宪兵一边全城戒严,一边赶至詹家,发现无人,一把火将房子烧掉,随即粘贴告示,对詹氏兄弟及其全家进行通缉。告示上书:

“詹长麟二十六岁,身高一丈五尺二寸(日本制尺,下同),体型瘦长,皮肤青白,高鼻圆眼,短发,走路时稍有罗圈腿,身着白上衣,黑长制服裤,其妻詹黄氏,年二十四岁,身高一丈五尺,鼻子大,扁平,嘴大;女儿五岁,儿子三岁,都是身着黑色中式衣裤;其兄詹长炳二十九岁,身高一丈五尺四寸,身体稍瘦,面长,厚嘴唇,长发,长得比较美丽,南京口音,身着中式的白色衣裤;其妻詹朱氏,二十六岁,身高一丈四尺八九寸,体胖,圆脸,带有七岁的一个男孩,都是身着中式白色衣裤。。。”

其实,对这次投毒举动,军统早已做好各项应对预备。此前,南京区现已策划好撤离道路。

投毒前一天,尚振声忽然告诉王高科:“江北需求一个人煮饭,你妻子适宜,你赶忙陪她带着孩子曩昔。”而王妻其时怀有身孕,还有两个月就要出产,明显并不“适宜”煮饭。但王判定有大事将发作,军统的纪律是不应知道的决不多问,遂坚决遵守。第二天上午,他将一只金手镯交给爸爸妈妈,要他们藏着往后日子用,便带领妻子和未满周岁的女儿从燕子矶搭船过江。这时他惊奇地发现,詹氏家族也在等候过江。

本来,10日一早,军统在鱼市街一家菜馆请詹氏兄弟全家(包含他们的爸爸妈妈)吃饭。这顿团圆饭所为何来,只要詹氏兄弟心里有数。饭毕,军统作业人员将詹氏家族悉数经燕子矶送往江北的八卦洲荫蔽起来。过后王高科方知,他所意料的“大事”,便是这宗毒酒案。他其时还有点定见,觉得为什么军统不把自己的爸爸妈妈也搬运走。王高科到了江北,军统担任与他联络的刘益谦带着同为军统奸细的毛蓝田在彼岸接应。刘对他说,家族交他照料,指令他当即和毛蓝田回到江南燕子矶芭斗山电瓷厂大门对面的大柳树下,等候两个人。刘说:“等什么人,你们碰头就知道了。”所以,他和毛带着一个木帆船(连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船夫)又渡江回去。

10日黄昏,看上去老实巴交内中却精明强干的詹长麟埋了个伏笔:他预先向管事者说,自己肚子一向痛苦,等宴会预备结束想去医院看看。当晚全部预备就绪,酒宴按期开席,眼看日伪魁首们将杯中酒畅饮下肚,他赶忙向主管乞假,说胃痛难忍,有必要去医院了。说完,他就推起自行车从后门出去,径自向傅厚岗(国画大师傅抱石家唐宫别传就住在这儿)的高云岭骑去,与先白糖纪事已溜出并在那里等候的哥哥詹长炳会集。这儿距领事馆骑车不到1国际污染者套装0分钟,兄弟俩不敢逗留,向东北方向奔去,途中穿过玄武门,还向放哨的日本兵鞠了个躬,然后在玄武湖连人带车上小渡船,过了湖后持续骑车,不久便到了燕子矶。

詹长麟逃走的日总领馆后门

两人赶到大柳树下时,王高科和毛蓝田已等候多时,王这时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接应老熟人詹氏兄弟。过江来到江北六合县一个叫“徐家洼”的小集镇。此时已是次日清晨。这儿是军统一个隐秘据点,王、詹两家家族也被搬运至此,不久他们便与家人聚会了。

南京那儿,日伪四处戒严,全城搜寻,拘捕近千人,奸细乘机敲诈。詹氏在南京城里的亲属简直全被捕获,其间詹的二姨父、詹妻的姐姐以及詹的岳母等,均被施以灌辣椒水、烙烫等酷刑。王高科作为介绍人,其家族也未能幸免,其舅父因在珠江路一茶馆做茶房,詹父常去喝茶,熟人世偶有攀谈,也被抓捕并遭严刑拷打(王高科不安沉着生前笔录说是被“打得半死”)。爸爸妈妈将儿子行前留下的金手镯给了伪保长马忠兴托其通融,才免吃过多苦头。

詹、王两家在六合,被军统别离曲折安顿在乡间孙百万、陈家有、林芝馨等农民家,藏匿下来。这段时刻,两家人互不来往,乃至也不知道对方住处。潘崇声担任照料詹氏一家三代人,毛蓝田帮忙照料王高科家。其间,为削减大众喫苦,并承认投毒作业为个人行为,詹氏兄弟遵循军统安排,誊写了致日本总领事堀公一的一封亲笔信,由尚振声派人到上海租界宣布。信云:

“咱们兄弟两人在日本领事馆几年的效劳期间,十分毋忝厥职,没有一次做过违反你们的事。这你们也是信任的吧。。。。后来南京被你们日本兵锡兰叶下珠占据,咱们亲眼看见日本兵在南京的烧杀抢掠的全部兽行,乃至连咱们的家也被你们烧了,咱们的妻子也被日本兵强奸了,家里的东西也被日本兵掠取一空,咱们兄弟虽如此忠实地在领事馆内效劳,而咱们的家被烧,妻子被奸污,产业被掠取。不幸劳累半生的血汗,全被你们损坏尽净。已然如此,咱们还有什么期望!咱们决议为国报仇,为家雪恨……仅仅咱们既无兵,又无力气,加之总领事对咱们很好,因而至今咱们都下不了手。10日总领事款待客人,咱们知道总领事不能到会,才决议下手,谁遇难料定,这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咱们事前对谁也没有讲,过后更不乐意给他人添麻烦,豪杰干事豪杰当,咱们不想再说假话。咱们现已来到上海,明日就要去香港,你们有本事就请来捉咱们吧!但不要置疑其他的人。咱们已然做了此事,就不怕死,假如被你们抓住,愿为大都被你们蹂躏的人报仇雪恨,含笑九泉。……想不出其他报仇雪恨的办法,所以就在第宅宴会的时刻下手了,这样做对不住总领事,感到惋惜。” (此信原件现存二史馆)

此baof信意图明显是想利诱日本人,加上其时国民党报刊对此报导也持低沉客观情绪,只字不提安排行为,日伪当局一时也弄不清詹氏兄弟布景,函件上的上海邮戳则显现兄弟早已脱离南京,因而,这封信在必定程度上起到了保护效果。后来有报导据此说詹氏经上海逃至香港,显系过错。也有多篇报导因而将此作业归为个人十大废物食物,【说谍】抗战时期出名刺杀案-军统奸细实施‘金陵毒酒案’始末,今天限行尾号行为,与军统无关,也不确。

八十年代詹长麟在原日总领馆前留影

詹、王两家在六合乡间躲藏了近一年时刻,因局势,六合隐秘据点将不保,两家人才被转往上海。这两家人,詹家7口,王家4口,合计11人,过后榜首次大聚会,自是千言万语,慨叹不尽。咱们从仪征过江,至龙潭火车站时兵分两路:一路是潘崇声带领詹氏兄弟,另一路是王高科带领两家家族,分头赶往上海。分手前,为清晰存亡职责,潘崇声提议他、詹长炳和王高科“刺血为盟,结为义兄弟”。三人按年纪,潘大哥,詹二哥,王小弟,从此以兄弟相等。

到上海,住了月余,军总称状况危急,又将两家合在一起,决议搬运。两家人趁夜搭船渡海,波动21小时,抵达浙江某海滩。国民党浙江省警备司令部情报科派人在当地接应,给王和詹氏兄弟每人发了100大洋以示犒劳。随后,两家分隔。直至抗战成功南京克复后,才得以重聚。